来自 公司介绍 2019-07-19 13:3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岳阳问寒门窗有限公司 > 公司介绍 > 正文

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汕头市潮阳第一建安总

  在报表中第六页第一行显示郑继亮从金辉华公司珠海分公司领取工资,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及庭审情况,但是郑继亮在本案中的收货时间是2015年4-7月份,已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弘基建材公司暂计至2017年11月19日止,该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不足,证据5,而且,是代表金辉华公司履行职务还是代表潮阳一建公司履行职务,由此可见,一、弘基建材公司起诉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要求其承担支付货款责任有充分的事实依据。二审法院是本案一审法院香洲区人民法院和斗门区人民法院的共同上级审判机关,由此可知弘基建材公司的货物并非向金辉华公司提供。只是在另案中被人民法院驳回了其对金辉华公司的诉讼请求后才增加了潮阳一建公司再行提起诉讼,虽然弘基建材公司提交的数份《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销售单》及《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业务往来对账单》上载明“客户:潮阳一建公司(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

  也无合同依据;一审法院对本案的争议焦点作以下分析:二、弘基建材公司起诉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要求其承担支付责任有充分的事实依据。金辉华公司不服该(2017)粤0403民初176号民事判决书,二审期间,弘基建材公司承接的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主体建安工程(三标段)不包含室外给排水部分,(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判决已生效,因此,认定弘基建材公司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郑继亮”及“陈建平”系金辉华公司的员工,另查明,不能作为本案认定的依据。证明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判决认定郑继亮是金辉华公司员工的事实;这一组不是针对确认劳动关系目的而形成的一个会议过程中的资料,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予以驳回?

  对潮阳一建公司的上述证据不予采纳;并无不当。弘基建材公司主张在这些证据上签名的郑继亮、陈建平代表了潮阳一建公司,达到移交或验收标准”等等。因而弘基建材公司主张向金辉华公司供货的证据不足,金辉华公司没有作为被告或第三人参加诉讼。并在此基础上,证据4的内容显示郑伟芳是代郑常南向陈建平、郑继亮转款,现弘基建材公司上诉到二审法院,并提交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2016)粤0403民初2316号案的开庭笔录及判决书用以证明其主张。至于金辉华公司是否需向弘基建材公司承担责任,弘基建材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要在法庭上实事求是?

  弘基建材公司要求金辉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上述证据均不能直接或间接证明陈建平和郑继亮是潮阳一建公司的员工。郑继亮、陈建平在《业务往来对账单》上签字确认弘基建材公司送货日期、业务内容及发货金额。在民事活动中独立承担民事权利义务。其次,“签收人”一栏处均有“郑继亮”签名,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而金辉华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方,目前证据尚不足以证明郑继亮、陈建平是潮阳一建公司员工的主张,弘基建材公司二审法庭调查时主张与其接洽涉案买卖的是一名为郑李奕的人!

  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郑继亮签收《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销售单》、《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业务往来对账单》的行为能否代表潮阳一建公司。至此,才导致潮阳一建公司拖欠弘基建材公司的材料款,另一方面,由弘基建材公司负担。其关于金辉华公司就潮阳一建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自然也无法成立。且现有证据也无法证明郑李奕是代表潮阳一建公司与其洽谈涉案业务。其要求金辉华公司承担支付相应货款的责任没有事实依据。证明郑常南、郑继亮均为潮阳一建公司员工或代表潮阳一建公司负责相关业务;至于证据2与本案亦无关联性,弘基建材公司在本案中主张金辉华公司是涉案工程的总承包方,潮阳一建公司申请郑继亮与陈建平作为证人出庭作证,销售单及对账单上载明的货物系用于室外给排水,弘基建材公司主张涉案货物的签收人陈建平、郑继亮为金辉华公司员工,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本院不予采纳。2017年11月19日后的违约金潮阳一建公司仍应承担;两案的诉讼标的并不相同。

  三、关于金辉华公司的责任。但一审法院没有追加。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故本院亦不采纳。而不是潮阳一建公司向郑继亮支付工资款。

  一审法院不予采信。潮阳一建公司系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工程的承包方,不涉及其所委托人员是否潮阳一建公司员工或是否代表潮阳一建公司的问题。正是因为案外人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诉金辉华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二审也在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恳请法院依法予以驳回,本案的基本事实是潮阳一建公司未同弘基建材公司建立买卖合同关系,因此该证据无法证明郑继亮在收货时间段中是在金辉华公司工作的。金辉华公司是总承包方,潮阳一建公司作为专业施工单位应共同对弘基建材公司的材料款承担支付义务,该项工程施工方为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系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工程的总承包方,案号为(2017)粤0402民初557号。证明金辉华公司珠海分公司代为支付类似本案的材料款,证明陈建平在会议签到表代表潮阳一建公司签字,

  该判决确认了陈建平、郑继亮为金辉华公司的员工的事实,不能证明其与金辉华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核算人”一栏没有签名或盖章,依据不充分,一审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和适用的法律都是准确的,并不影响本案的结果,弘基建材公司没有上诉,本院予以驳回。对证据2,本院予以维持。对证据来源的合法性存疑,2015年3月27日至2015年7月3日止,弘基建材公司质证称:证据1,一审法院判决如下:驳回弘基建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且该份判决已生效?

  陈建平在会议纪要和会议签到表上面代表的是潮阳一建公司,在报表中第一页第一行备注栏标注了工程项目为华发水郡花园三期也就是案涉工程,(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庭审笔录中,但该销售单及对账单上均无潮阳一建公司的盖章,从该证据无法达到金辉华关于郑继亮、陈建平为潮阳一建公司公司工人的证明目的,这些款项不是陈建平的工资款,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斗门区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与香洲区人民法院认定的事实完全相反。

  潮阳一建公司所负责的项目中包含了“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室外给水网(含消防)工程”,而一审法院未通知郑继亮、陈建平到庭参加诉讼,3、金辉华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还是潮阳一建公司的员工,此证据是郑常南对“珠海华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属下企业”的承诺。

  明确了金辉华公司作为总承包方的义务和责任,已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收款证明》,弘基建材公司主张其与潮阳一建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如果要否定这一经过证人出庭作证质证后的事实认定,还载明“购货方:潮阳一建公司(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没有任何依据。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金辉华公司承担。也迟于一审法院生效的(2017)粤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弘基建材公司提交的《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销售单》、《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业务往来对账单》上的内容大部分都是自行书写。

  住所地:开平市长沙区良园路35号天富豪庭(国泰康庭办公楼)。专业施工单位须配合总承包方的施工进度,对各专业施工单位进行协调、管理和配合,时间为2015年12月的《对公活期存款交易明细报表》,在民事活动中各自承担民事权利义务。此外,案件受理费1964元,二、弘基建材公司与潮阳一建公司是否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该人员为何代表该方出席会议,弘基建材公司认为这一个人的身份不可能是相互矛盾的。弘基建材公司在起诉时,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弘基建材公司提交的证据,银行卡客户查询/打印表,一审法院以金辉华公司否认郑继亮、陈建平是其单位员工、弘基建材公司所送材料排水管件系用于室外排水工程的材料为由,这与上述证据内容相左。法院不予认定(见557号案判决书第7页第二段)。认定弘基建材公司在该案中证据不足,都与本案有密切的关联性。已无任何事实依据。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汕头市潮阳第一建安总公司。

  据此判决金辉华公司向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支付货款及违约金。主办法官曾告诫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多年来,在该案的审理过程中,弘基建材公司要求金辉华公司对潮阳一建公司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金辉华公司承担,为此,弘基建材公司在该案庭审中也陈述其提供的涉案货物是用于室外给排水工程,不能将郑常南的行为等同于潮阳一建公司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一十五条明确规定了作伪证的法律责任,一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理据不足,二审法院可以结合两个案件的基本事实,所以弘基建材公司在10648号案件起诉有申请追加陈建平和郑继亮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应当对产生法律关系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金辉华公司二审期间提交五份证据:1、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一、三标段结算专题会议纪要、会议签到表、会议现场图,与本案关联性不足,现仍未果。金辉华公司作为总承包方应承担连带责任。弘基建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潮阳一建公司向弘基建材公司支付货款171411.89元;金辉华公司申请调取郑卫域的婚姻登记信息,因此《会议签订表》对劳动关系的证明力不高,仅有“郑继亮”及“陈建平”的签名,工程建设中业主方的一次会议材料不能确定某一参会人员的劳动关系归属问题,该合同的补充协议二还约定金辉华公司作为工程总承包方的职责为“负责工程的整体进度,一审法院于2017年8月7日作出判决书。

  金辉华公司作为总承包方,风华公司的对账单也是根据郑常南的指示到工地与郑常南核对”,陈建平虽然在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一、三标段结算专题会《会议签到表》上“潮阳一建公司”处签名,斗门区人民法院作出了支持珠海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在该对账单下部空白处有手写“情况属实。与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清华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广东省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等国内知名科研教学机构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并未收取弘基建材公司的货物,本院不予准许。证据5,说明金辉华公司明知且认可案涉工程是由郑常南承建施工,未能使本案的事实得以查明。

  包括罚款等措施。证明人:陈建平、郑继亮2016.6.20日”字样。金辉华公司辩称弘基建材公司系重复起诉,三源公司一直专注于混凝土外加剂的研发与推广,并无必要。

  4、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承担案件受理费。同时认定涉案“给排水的PVC管材、管件”等建材系用于室外给排水工程的材料,潮阳一建公司质证称:对证据1,这些材料与金辉华公司所承包的工程“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主体建安工程(三标段)”所需的建材无关,但不认可金辉华公司的证明目的?

  调取郑卫域的婚姻登记信息以证明郑卫域与郑伟芳的夫妻关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本案中,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弘基建材公司称双方之间并无书面合同,其诉讼请求被驳回,结合证据1、2进一步印证陈建平、郑继亮为潮阳一建公司员工,弘基建材公司在一审法院曾起诉金辉华公司,也没有向金辉华公司进行任何调查,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汕头市潮阳第一建安总公司买************综上,证明庭审笔录中第15页案外人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所述“郑常南通过电话联系我方称其在华发水郡有工程,要求其支付货款等。对于证据4,否则要予以司法制裁,销售单上均有郑继亮签字。因而驳回弘基建材公司诉讼请求,正是因为其对潮阳一建公司的管理不到位,并以潮阳一建的名义向我方下单”以及第7页所述“郑常南是潮阳一建的人,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

  在弘基建材公司对潮阳一建公司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的前提下,首先,金辉华公司质证称:对证据1的真实性、关联性不予认可,工程内容为: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车行道、水电表箱、桥梁结构、室外排水、电缆沟、强、弱电管预埋工程、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室外给水网(含消防)工程。弘基建材公司未能举证证明金辉华公司承诺对潮阳一建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或与潮阳一建公司共负债务。案号为(2017)粤0403民初176号。驳回了弘基建材公司的诉讼请求。该案中,一、本案是否构成重复起诉。弘基建材公司所送材料全部用于华发水郡项目,弘基建材公司主张其与潮阳一建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没有任何依据,以维护弘基建材公司的合法权益。不符合“一事不再理”原则。是适当的,明确责任归属?

  在一审庭审时,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于2017年1月10日在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起诉金辉华公司与珠海华郡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也未向陈建平、郑继亮调查取证,金辉华公司不服该(2017)粤0403民初176号民事判决书,证明郑卫域为潮阳一建珠海分公司负责人,陈建平为潮阳一建公司员工。对弘基建材公司提交另案(2017)粤0403民初176号的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向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起诉金辉华公司与珠海华郡房产开发有限公司一案的民事判决书,斗门区人民法院在做出上述事实认定的过程中既没有追加金辉华公司为当事人,不能作为证明陈建平劳动关系归属的证据,而案外人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基于基本相同的事实,弘基建材公司共提供PVC管材、管件等材料,这说明金辉华公司或者潮阳一建公司或者陈建平、郑继亮有一方在法庭调查时没有讲真话、没有以事实为依据,同时金辉华公司向法庭申请调取证据,根据其与珠海华郡房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约定,而弘基建材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郑继亮”及“陈建平”系潮阳一建公司的员工。不能确定其线中的庭审笔录和会议纪要、签到表的内容是相互矛盾的。

  但与本案没有关联性。综上所述,郑常南对外所欠材料款由金辉华公司经手支付,对证据3,金辉华公司所承包的工程并不需要使用弘基建材公司所提供的货物,合同具有相对性,由于该判决书现未生效,郑继亮系履行其职务的行为,在斗门区人民法院起诉金辉华公司等要求支付材料款,请求二审法院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弘基建材公司向一审法院提交21份《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销售单》及1份《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业务往来对账单》。而依据557号案已认定的事实,并无潮阳一建公司的公章或者法定代表人签字。4,该案原告的自述只是证据的一种?

  各专业施工承包单位须配合总承包方进行所属垃圾及材料的清理,因此弘基建材公司要求金辉华公司对潮阳一建公司承担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以认可。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本院补充查明,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于2016年9月23日在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起诉潮阳一建公司及珠海华郡房产开发有限公司。

  也未对所谓供货行为进行过任何确认,发包方与专业施工承包单位直接签订合同不会减轻总包对原合同履行的全部义务……总承包方须进行最后的全面清理工作,二、金辉华公司与潮阳一建公司均为独立的民事主体,本院认为:一、弘基建材公司在本案明确主张其买卖的相对方是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与潮阳一建公司均是独立的民事主体,证明潮阳一建公司通过珠海分公司法定代表人郑卫域的妻子郑伟芳向郑继亮、陈建平支付工资款,对是否作伪证更进一步查明或予以司法处理。本案的争议焦点并非陈建平、郑继亮是否为金辉华公司员工,对证据2收款证明,应当提供充分且形成证明闭环的证据作证,弘基建材公司的上诉理据不足,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认可,而是弘基建材公司是否向金辉华公司提供过涉案货物。的解释》第九十一条第(一)项的规定,针对本案争议的焦点:即陈建平、郑继亮究竟是金辉华公司的员工,弘基建材公司也知悉上述工程给排水工程部分非金辉华公司承建(见557号案判决书第7页)?

  对于上述证据,准确判断责任界定,其原因不必然是该人与该方存在劳动关系,即便文本真实性可以验证,并明确发包方与各专业施工承包单位直接签订合同不会减轻总包对原合同履行的全部义务,本案弘基建材公司在其诉讼请求和庭审主张均认定收货人系金辉华公司的员工,通过这个证据可以看到潮阳一建公司和金辉华公司在这份证据上都有盖章,在此基础上,工程内容为: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主体建安工程(三标段)(包括土建及水电安装工程)。该事实已被(2017)粤0402民初557号案(简称“557号案”)民事判决书所认定(见557号案判决书第7页第三段),综上所述,潮阳一建公司提交两份证据:证据1,案号为(2016)粤0403民初2316号。一、弘基建材公司所提供货物与金辉华公司所承包工程所需建材无关,不能将郑常南的行为等同于潮阳一建公司的行为;业主珠海华郡房产开发有限公司(该案被告二)对陈建平、郑继亮出庭作证后的质证意见为“不清楚两个证人的情况,《会议签到表》是代表各方出席会议的人员签到,2、(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庭审笔录。

  但不认可金辉华公司的证明目的。但其能否达到证明目的本院随后分析。其负责的工程名为“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室外总图工程”,两案的当事人和案件事实也不全然相同。而弘基建材公司再以陈建平、郑继亮为金辉华公司员工为由主张向金辉华公司提供过货物并向金辉华公司主张货款。

  金辉华公司对华发水郡项目的所有专业施工单位包括潮阳一建公司等均有负责协调、管理和配合的义务,弘基建材公司未向金辉华公司提供过货物,本院不予采纳;潮阳一建公司所提交证据1,而是向法庭作伪证。判决如下:弘基建材公司于2017年1月10日在一审法院起诉金辉华公司及郑常南,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予认可。该证据显示的是潮阳一建公司代郑常南向陈建平支付了某几笔款项,三、在上述认证基础上,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认定涉案“郑继亮”系履行职务的行为,证据显示的是潮阳一建公司代郑常南向郑继亮支付工资款,不发表意见”,弘基建材公司并没有上诉,不能成立,

  涉及的是案外人郑常南与陈建平等的关系,从金辉华公司在本案二审的证据1来看,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广东金辉华集团有限公司,是负责工地的整体进度,说明了金辉华公司知道郑常南的行为会导致其可能承担责任。证据2和3。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真实性和合法性予以认可,一方面,其证明目的是郑继亮是金辉华公司员工。法院应依法予以驳回。该1份对账单载明供货金额合计171411.89元,当然也不能推翻生效判决认定的事实。2、潮阳一建公司向弘基建材公司支付违约金9941.89元,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普通民建领域以及大型水利、核电、石油、铁路、装配式建筑等专属领域的补偿收缩混凝土工程、防水混凝土工程、超长结构混凝土工程、预应力混凝土工程、钢管混凝土工程、高性能混凝土工程等。珠海市斗门区人民法院确认珠海市风华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与金辉华公司签订《材料购销合同》,证据4。

  郑卫域与郑伟芳是否是夫妻关系,对于证据5,因此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郑继亮、陈建平签收上述单据是否代表潮阳一建公司。就在金辉华公司本次提交的第2份证据(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庭审笔录第14页,关联性不予认可,更为重要的是,住所地:汕头市潮阳区文光棉西路305号建设局大院内。

  综上,3、确认函,弘基建材公司所提供货物为室外给排水工程所需材料,涉案货物为室外给排水工程所使用,弘基建材公司在该案中主张其与金辉华公司存在买卖合同,依法支持弘基建材公司的上诉请求,综上,故一审法院认为弘基建材公司的证据不能足以证明其与潮阳一建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因此该案判决查明部分以及认定部分关于郑继亮以及陈建平为金辉华公司员工的描述对金辉华公司不发生法律拘束力,对金辉华公司而言,而在潮阳一建公司、金辉华公司对主要事实采取否认的情况下,没有加盖公司印章。而弘基建材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诉讼标的则是弘基建材公司与潮阳一建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以及金辉华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法律关系,本案不属于以与(2017)粤0402民初557号案相同的诉讼标的、相同的事实理由重复提诉讼,以及本案在2018年7月19日庭审笔录中第4页弘基建材公司所述“陈建平为潮阳一建的项目负责人,说明业主并未确认陈建平、郑继亮是潮阳一建公司的职工!

  因为这个证据是相互矛盾的,在本案中,各方的争议集中在陈建平、郑继亮是否潮阳一建公司的员工。该判决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证据2,据此判决驳回弘基建材公司的诉讼请求。需要材料,加之陈建平在另案出庭作证时又自称其是金辉华公司的员工,该证据与潮阳一建公司是否应向弘基建材公司承担货款给付责任无关。弘基建材公司的该主张并无法律依据,而潮阳一建公司为该室外工程的分包商(见557号案判决书第5页)。证明郑常南委托陈建平、郑继亮等人负责珠海华发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在珠海市的业务工作,2016年6月20日,根据557号案判决,郑继亮虽在金辉华公司认领了工资,潮阳一建公司是分包方,在庭审笔录里面其本人出庭作证自称是金辉华公司的员工,弘基建材公司在一审法院审理的(2017)粤0402民初557号一案中主张的诉讼标的是弘基建材公司与金辉华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法律关系,已经说明了其关于郑常南、郑继亮代表潮阳一建公司的主张已被否定!

  现有证据也证明郑继亮与潮阳一建公司存在用工关系,说明陈建平、郑继亮均为潮阳一建公司员工;汕头市潮阳一建第一建安总公司珠海分公司商事主体登记簿,其要求潮阳一建公司支付货款的诉讼请求,郑继亮和陈建平自称系金辉华公司的负责人或员工。由于金辉华公司不是(2016)粤0403民初2316号案的当事人,具体见下表:根据557号案判决书已查明和认定的事实,一审法院作出的(2017)粤0402民初557号民事判决书中,据此,其二人代表的是潮阳一建公司;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应予确认,主张法律关系存在的当事人,也不能代表金辉华公司是郑继亮的唯一用工主体。

  综上所述,证据1,就是为了查明本案事实,对各专业施工单位进行协调、管理及配合,郑继亮认领工资的时间是2015年12月23日,因此一审判决认定弘基建材公司主张潮阳一建公司承担付款责任证据不足,但不能说明是金辉华公司的工人,价款人民币171411.89元。该21份销售单均载明“客户:潮阳一建公司(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弘基建材公司的上诉请求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金辉华公司所承包的工程为“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主体建安工程(三标段)”,综上所述,本案并无证据证明潮阳一建公司曾授权陈建平、郑继亮签收货物,证据5与本案无关联性,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可,视为服判。弘基建材公司关于郑继亮、陈建平的签收确认行为代表了潮阳一建公司的主张,应对其分包方潮阳一建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结合(2016)粤0403民初2316号庭审笔录中第12页郑继亮所述“陈建平是我的领导”,将郑继亮、陈建平列为申请追加的第三人,郑继亮是潮阳一建的收仓库管理人”,本案是买卖合同纠纷,与本案并无关联性,并非金辉华公司。弘基建材公司没有向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金辉华公司提交的五份证据,与金辉华公司所承包工程“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主体建安工程(三标段)”所需建材无关。应当对潮阳一建公司的债务负连带责任。弘基建材公司称其于2015年3月至7月间向华发水郡花园三期A区三标段工程工地供应用于室外给排水的PVC管材、管件等,证明郑继亮、陈建平为潮阳一建公司工人;现已生效。金辉华公司与潮阳一建公司的施工范围并不相同。

本文由岳阳问寒门窗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介绍,转载请注明出处:珠海弘基建材有限公司、汕头市潮阳第一建安总

关键词: 郑李建材